博客网 >

我能否相信自己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我能否相信自己
 

赵命可/  意 达/

1

李明在跟踪橙子一周之后,终于摸清了橙子的行动规律。自从决定跟踪橙子以来,李明设计了多种被橙子发现后为自己开脱的借口,可惜,他精心设计的开场白一次也没用上。倒不是李明的跟踪技巧有多高超,而是橙子对一切事物的漠视态度使她连迎面走过的人都懒得抬头看一眼。有几次,拙劣的跟踪者李明为

marginWidth=0 marginHeight=0 src="http://www.hangzhou.com.cn/images/flashyingpian.swf" frameBorder=0 noResize width=300 scrolling=no height=300>
了不致在人群中跟丢橙子,险些和橙子迎头撞在一起。

橙子是李明的妻子。这段时间,橙子的行为举止有些反常,百思不得其解的李明不得不采取跟踪妻子的方法,来验证橙子是有了外遇、或者说她的生活某种程度上出现了危机?

经过一周的跟踪,李明忽然发现,橙子的生活圈子是那样地狭窄,这一周里,她几乎没有和人来往过,她总是独来独往,而且是步行上下班。从他们家到报社,大约有三公里的路程,橙子要走四十分钟,李明在后面跟得都有些受不了,有几次,他看见橙子一边走一边踢路边的烟头,一个三十岁的女人,在路上像一个三岁孩子的举动可真是让人受不了,可她从不左顾右盼,她始终不渝地低着头,就是不小心和迎面而来的人撞在一起,她也不会抬头看一眼对方。

到了第二个星期,李明的跟踪才有了一点实际意义,首先是橙子一改往日的随意穿着打扮,早晨提前半小时起床来打扮自己。她不厌其烦地涂脂抹粉,将衣柜里的衣服一件一件地试过,还不停地抱怨李明已很久没给她买过衣服,她没有衣服穿。要不是赶着上班,她会一整天地涂脂抹粉、将衣柜里的衣服一件件地穿上又脱下。李明躺在床上,橙子的一举一动都使他反感,他认定橙子所做的一切并不是为了躺在床上的自己。自从结婚以来,橙子就很少打扮自己,不要说上班,就是参加一些必不可少的聚会,她都是随手拿一件衣服换上就走,像这样的刻意装扮,李明和她认识以来,还是第一次看见。

李明的跟踪真正具有现实意义就在这天的傍晚,整个下午,李明都在橙子单位的楼下转来转去,快下班时,橙子出来了,神情有些慌乱、很紧张的样子像是等什么人。李明躲在一边,远远地观察,他一边为即将就要揭开的橙子生活的谜底而庆幸,又一边为即将来临的局面而坐立不安。还有什么事能比一个男人看着自己的妻子既兴奋又焦虑地等待她的意中人更伤自尊心的呢?李明在焦灼中终于看到橙子等待的男人出现,那人看上去像街头巷尾常见的流氓,留一寸头,走路一摇三晃,像是要远远地就告诉你不要惹我,我可是流氓啊。李明的心都要碎了,他做梦都想不到橙子会认识这样的人。看上去他们交谈的话题不是很投机,那个家伙不时地手舞足蹈,像个小丑,不一会,橙子丢开他独自走了,他在街上站了一会也失落地离开了。

走到他家那条马路时,橙子忽然停了下来,她穿过马路朝职工大学走去,和门口为各种培训班招兵买马的人说着什么,不一会,橙子还掏出钱包交了钱。李明过了一会才走到报名点去,他没话找话地和他们聊了几句,问起刚刚走开的女人给什么人报名,他们说那是学英语的,李明的心才放了下来,橙子一直说要学英语。

2

李明知道跟踪自己的妻子一旦被她发现,将会给他们的关系带来致命的伤害,但他找不到更好的办法将橙子的社会活动控制在他的视线之内,而这一切都是李明发现他的女人橙子喜欢说谎后开始的。在此之前,家里家外李明都算一个说话算数的人,她凡事都顺从丈夫的意愿。李明常常开导她在日常生活中要有主见,不要盲从,这一切现在都倒了过来,他和她变换了角色。

橙子是那种比较贤惠,也不多事的人,在晚报编副刊,除了上班,她都待在家里,连门都很少出。橙子是李明的学生,她给李明的感觉非常好,李明便提出要和她恋爱,没想到她却说:要么结婚,要么就不开始。橙子毕业后,他们就结了婚,婚后的生活和恋爱时一样甜蜜,他们都是能体谅对方。

在他们多年的婚姻生活中,也从来没有缺少过民主,凡事都是透明的,可以说两个人都没有隐私。就是谈起彼此以前的感情生活也很轻松、愉快,因为谁都知道,那是没有办法的事。橙子说起过她的感情生活,她那时认定她的恋爱幸福而且永恒,和李明结婚时,她已不是处女,李明不是保守的人,再说他在她之前也有过女人,在漫长的一生中,一个人难免要经历一些事情。

多年来,他们都恪守婚姻生活的道德秩序。不是说婚姻禁锢了他们的本性,而是在多年的婚姻生活中,他们彼此间已融为一体。但半年前,他却似乎成了多余的人,她开始对他不冷不热,就连以前她热衷的床笫之乐也成了一项义务,她整个换了一个人,成了与他毫不相干的另一个女人。

不久,她开始早出晚归,从不打个电话回来,李明常常坐在电视机前消耗时间,有时所有的频道都没有节目了,她还没有回来,他常常一个人孤寂凄冷地睡去,而第二天早上醒来,会发现她正甜蜜地睡在他的边上,他分辨不出她是快乐或是忧伤,她只是偶然间说说她在加班或是外出采访,她从不解释,在他们婚姻生活中已经形成的一切美德一天天地远离了他们。橙子在他们的婚姻生活中已经占了主动。

这样的生活大约持续了半年,她或许感到了自己的放纵和过分,慢慢地有了些收敛,李明想要她恢复以前的状态,他是会原谅她的过失的,在和她结婚之前,他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处于和女人周旋之间,结交过各种各样的女人,但到头来,他还是选择了橙子结婚,她现在的这种两难处境,他以前也遇到过。

李明也想找找他以前的女人,在距他家不远的那个大学里就有一个他以前的相好,她到现在还没有结婚,有天在夜市上无意间碰上了,她看李明的眼神里还有着过去生活的千丝万缕,他想假如在这个夜晚我忽然间敲开她的房门,一言不发地坐在她的房间,她准会控制不住她的感情,扑过来抱住我的头。

橙子也是个软心肠,见李明对她的蓦然转变没有做出应有的反应,便慢慢收敛了。她一点一点地想回到以往的恩爱缠绵中去,可生活中人一旦偏离了方向,要想若无其事地回到过去的轨道上来,是不大可能的,她越是这样,李明的逆反情绪越重,他甚至在想,她是不是生来就是一个水性杨花的荡妇呢?

3

她没有在这件事上继续纠缠下去。她一本正经地说:你和你以前的情人还有联系吗?见李明摇头,她坚定地说:别骗我了,这种事会发生在每个人身上,其实,谁也忘不了初恋,那种感情每个人一生里只有一次。

她的话击中了李明的心病,事实上前几天他还和初恋的女友一起吃过一餐饭,她几年前移居深圳了,回来探亲时来找李明,他们就去一家装潢考究的酒店吃饭,他们在一起待了很长的时间,他送她回家时,两个人都有些冲动,还像初恋时那样热烈地拥抱了许久。

见李明不说话,橙子说:事实上,我一直和他就没断过来往。那半年,他就在这个城市,他现在辞了职,一心一意地做生意,没有发大财,小钱还是挣了一点。他在这个城市里还设了一个办事处。

讲到这儿,她忽然停了下来,她站起来在房间里来回走了几圈,说:我也想过离婚,但总是下不了决心。这半年,你都看到了,我非常痛苦,你说,我该怎么办?

李明点上烟,他的脑子全乱了,和她在一张床上睡了这么多年,他竟然没有发现她是一个怀揣了隐私却平静得惊人的女人,他不能不对她刮目相看,生出几缕敬佩来。

橙子说:我知道我说了谎,骗了你这么多年,那也是没办法,为了维持这个婚姻,我只能这样。

李明说:你现在想怎样?离开我跟他走,还是继续将我骗下去。

橙子说:我不知道。这两样都是我不想要的。

李明掐掉烟头,站了起来,橙子以为李明要揍她,不由自主地往床边挪了挪。他明白她的意思,以前,要有了点矛盾,他们就会很投入地做爱,第二天会更亲密,可这一次不行了,这不是一件可以随意化解的事。

橙子说:你好好想想,也帮我出出主意,我该怎么办?

4

李明走出家门,到了街上,街上的人流一如既往,他知道有很多的人有着和他相同的境遇,只是有的人找到了解脱的方法,有的人还没有,就是那些找到了解脱方法的人,可能在今天这个晚上,又面临着同样的困境,生活里就这么一点的人和事,我们的空间都很小。

他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竟然到了他以前相好所在的那个大学,他有些莫名地兴奋。

站在了她家的门口,李明竟然有些紧张,接下来所要发生的事,他一点谱都没有,直到敲开门,看到她的笑脸,他依然茫然一片。

一切都是老样子,没有一点变化。只是房间里多了些杂乱的东西,旧相好昔日光洁、饱满的脸庞已悄然地留下了岁月的痕迹,她也不觉间上了年纪,成了个老姑娘。

她拉过来一把椅子,坐在李明的对面,不说话,有些心神不定的样子,他说你慌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

她似乎对李明的话有些生气,她去给他泡了一杯茶,又过来坐下。

她说:你只有在需要我的时候,才来找我。

她的话噎了李明一下,她想想也对,为了掩饰这种难堪,他端起了茶杯。

她说:过得还好吧?李明点点头,为了转移话题,他说:你呢?

她苦笑了一下,说:我的生活你都看到了,还用问吗?

李明说:我来了,你不高兴?

她说:你知道我的信条,你来了,我欢迎;你说话,我听着;你要走,我不留。

又这样沉默了半天,在这样的对峙中,李明就像一个做错了事祈求对方原谅的人,但他又无法在这样的夜晚有一点主动权,坐了一会,他还是借故离开了。她将他送到校门口,没有说一句关切的话,他们只是相互挥挥手,就这样告别了。

回到他家的院子里,李明的脚步忽然有些沉重,在一个人漫长而又缺少创造性的一生中,难免要经历这样那样的事,现在,这些事降临在他身上了,你说,他是带着它继续这样,还是将它抛开去寻找新的千篇一律的生活?

<< 谷文庆简史 / 李飞狗的爱与凄楚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sxzhaomingke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