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李飞狗的爱与凄楚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李飞狗的爱与凄楚

赵命可

一觉醒来,退伍军人李飞狗忽然感到他迷路了,他对这越来越现实的生活彻底的陌生。几乎是一夜间,整个村子就从人们的视野里消失了。村子变成了高新技术产业园区的工地,村舍、菜地,和祖辈传下来的一个菜农的生活已成记忆。从小,李飞狗和他的伙伴就向往城里人的生活,尽管他们踮着脚尖就能看见宏伟的古城墙,可是他们和一个真正的城里人还隔着一片菜地,正是这片菜地使人有了高贵、卑下之分。

当这片菜地消失,他由一个菜农变为居民,他才发现,他骨子里依旧是一个彻底的菜农,他拥有一个菜农的一切,刚刚变换的一个居民的身份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过去的生活是再也回不去了,但新的生活一时半会也不接纳他,这使他倍感孤独。

这是一个很少被人知道的群体,他们默默地生活在城市的边缘,他们不向外扩张,倒是城市一步步地逼近他们,将他们压缩在自己仅存的一隅,再也懒得理会。

最先让李飞狗感到处境难堪的是爱情。他从心底喜欢一个女大学生,他知道,那个女学生也是喜欢他的,只不过他没有一个让人信赖的社会身份,两个人的关系才一直没有实质性进展。就在这时,他遇上了一个在南方闯荡了几年回来的女孩子,从她身上看不出一点的风尘,她甚至有几份的纯朴,他和她对视的时候,她脸上泛起了红晕。从他现在的情景来说,这个从南方回来的女孩也是上天的恩赐。好在现在的人也看开了,再说,就像朋友所说:没有了处女,男人还是要结婚的。

其实,从部队复员回来,李飞狗就成了一个没有社会附着的游离人。李飞狗的存在,早已不是城市的另类,城市不断的扩张,使近郊的农民一夜间不得不离开土地,甚至离开他们刚刚建起不久的小楼,搬到政府统一规划建设的小区里来。这样的生活他们一时还适应不了,但过去的生活是怎么也回不去了,而面对新生活的勇气,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到地方施展,总有些虎头蛇尾,有些乡土气息。

李飞狗从部队复员时,全家的户口已转成城市户口,组织上也因此给他安排了工作,但他只是去厂里转了转,看了看,那个濒临倒闭的小厂他再也没有去过,也不再提起。他是家里的独生子,全家人靠村里的分红过日子,地皮是一天比一天少,分的红也一年不似一年,过日子还是绰绰有余,和那些没有多少文化,也不愿出去吃苦的左邻右舍一样,他也闲在了家里。

李飞狗一度沉缅于这样的生活,他认为很享受。他是一个爱热闹的人,喜欢结交各路朋友,到了晚上,路边的小摊上总能看见他和不同的人在一起喝酒。这种生活他过了将近一年,父母的脸色渐渐不好看了,各种埋怨也多了起来,他自己也有点腻味,索性长时间去朋友那里打牌,以此减少同父母的接触。他几乎没有收入来源,好在他打牌总是赢多输少,靠这种有限的进帐,他能够勉强地维持生计和朋友间的交往。

一个人在社会上混,总是需要一个身份,他的朋友中有教师、警察、个体老板等等,遇到陌生的朋友需要做介绍时,他只好凄冷地说:叫我退伍兵李飞狗或者小李好啦。这样的场面大家都有些轻微的尴尬,尽管它丝毫也不会影响双方的情绪,但还是缺少了点什么,使原来默契的部分有了缝隙,对此,李飞狗是无法粘合的。

父母眼看着儿子已经二十七、八岁了,和他同龄的人大都结了婚,有的还有了孩子,而李飞狗的生活中,从来就没有过一个异性,不是他的父母没有看到,也不是李飞狗有这方面的洁癖,在他的生活中,从来也没缺少过女性,但没有一个是因为他才在那种场面出现。他到了需要女人的年龄,也试着去约了几个女孩子,都是还没有开始就匆匆地结束了。

他将一切艾怨、苦闷深埋心底,从不向人诉说,也没人替他分担,他一个人硬撑着,出了门,站在太阳下面,他总是乐呵呵的,就是刮风下雨,他也很少读书人那样触景生情的柔肠。他的朋友圈子里都是些粗人,混迹进来的那一、两个教师也只是为了打牌和喝酒才坐下来的,丝毫看不出他们的学问,有时,他们比这些粗人还粗鲁,这让他也就放宽心了。没人的时候,他也有些不舒坦,心里装满了无法排解的艾怨,是很容易滋生仇恨的,到了这种时候,他常常一个人走得远远的,在街头逛来逛去,看看人,看看风景,总能找出让自己开心的借口。

这样的生活表面上看似四平八稳,没有一点的波澜,其实它的骨子里面,照样是动荡不安、甚至有些喧闹、浮躁的。李飞狗只是无奈才过起了这样的生活,他没有殷实的家底垫底,没有优雅从容的心态、坐吃山空的理由,加上常常还会出现的捉襟见肘的经济窘境,使这样的生活充满了痛苦,而且看不到出路。

李飞狗是直性子,也不是一个能看得太远的人,对他来说活着的意义和乐趣只在当下,也只有在出现了入不敷出的关口,他才会为明天的生活皱一下眉头。他只是一个退伍军人,在部队上干了三年炊事兵,没有什么技能,他放弃了去工厂上班的机会后,他进入社会的路越来越窄,加上他居住的小区周围全是严重亏损的国营大厂,一茬一茬的下岗职工经常在厂区门口静坐,有几次一度阻塞了交通,他出去工作的热情一点也没有了。

恰好这时候他叔叔的儿子已经办好了出国的手续,说是去斯里兰卡留学,这只是一个借口,叔叔的儿子和李飞狗是同一路人,连国语都没有学好,中学毕业后就进入社会,在师大门口租了间门面房卖磁带,几年下来倒是挣了点钱,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他们这一带的人找到了一个关系,已经有好几个孩子去了斯里兰卡,说是去留学,去打黑工挣钱才是真正的目的。叔叔的儿子要走了,就将他的磁带店处理给了李飞狗,李飞狗没有钱,他的父母见儿子终于有了一个吃饭的地方,便兴冲冲地先给他出了钱。

出来干个体,图个自在,挣钱倒是其次,李飞狗没有特别想发财的愿望。一开始干上磁带店这一行,他还有些懒洋洋的,不大能提得起精神,上午很晚才开门,晚上也早早就关了门,过了一阵子,他忽然就喜欢上了这个店。磁带店在师大门口,隔壁是外语学院,不远还有几个学校,四下里都是大学,学生的钱比较好赚。另外,师大的女生特别多,光顾磁带店的也大多是女生,久而久之,他为他这次选择打了个满分,精神也为之一振,不再蔫头茸脑、很快就恢复了他乐呵呵的神情。

关键的是有一个学外语的女生整天有事没事都往他的店里跑,来了就有话没话地找他聊天,他从来没有碰到过这种事,刚开始还有些不自然,慢慢地便熟了,他也就恢复了他的油腔滑调。

女学生一口一个李老板地喊他,让他从最初的不自在一下一下地变得心安理得,要是女学生哪一次忽然忘了喊他李老板而直呼其名叫他李飞狗,他心里倒有些黯然,虚荣心就是这样无声无息地滋生了出来。女学生不怎么去上课,他也不问,她来了便帮他干活,有时还主动招呼客人,帮他整理磁带,他去订货时,她就留下来照顾店,俨然半个主人。

女学生叫曹丽,是从陕南一个特别靠近四川的县里考来的,喜欢吃辣子,也喜欢吃一块多钱一包的土豆片,她常说的一句话是:谁要让我一天吃两袋土豆片,我就嫁给谁。李飞狗给她每天买一袋土豆片,他说我不要你嫁给我,你一天有半天陪着我,就吃一袋土豆片,你什么时候一整天都陪着我,我就给你买两袋。

曹丽也只是笑笑,这时候,她便不再说话,或者找借口将话题岔开,对李飞狗诸如此类的挑逗,她向来都不迎合。有一次,李飞狗说:你要么给我带个人来,要么你一整天陪着我,看着我一个大男人,到了晚上孤零零的一个人,你好意思袖手旁观吗?

曹丽说:你看在店前走来走去的人,不知有多少人晚上都是一个人过的,他们不都好好的吗?让我给你做媒人,我才不干。有本事,你自己去找。李飞狗说:我可真找啦。曹丽白他一眼:说:随便。

在和曹丽的闲聊中,李飞狗听得出曹丽的心思,她不止一次地说过女人不能找比自己差的男人这句话,她的话有些刻薄,但这暗合了对自己的处境有一个清醒认识的李飞狗的心境,他知道,这就是横亘在他们中间的距离,就像当年他们踮着脚尖遥望古城墙时中间隔着的那片菜地。

曹丽大部分时间都坐在店里,来的女学生想多待一会、多说几句话的一看已经有人坐在这儿,也就收住了话茬。李飞狗心里有些生气,他转身看见曹丽时,气很快就消了。曹丽是他喜欢的那类女孩子。她圆脸盘,圆屁股,浑身上下没有明显的线条,特别耐看,长得有点像洋娃娃,最让他满意的还是曹丽的皮肤,你说她怎么就那样白呢?李飞狗在女人这方面没有什么经验,也不怎么挑剔,他只要看着顺眼、心里舒服就行。

曹丽的心似乎总是在磁带上,她不厌其烦地听歌,听够了屁股一拍、说声“拜拜”就走了,李飞狗一天里最害怕的就是这时候,他几次鼓足了勇气想挽留曹丽,但都没有开口,在他看来,当一个女人已经向你说再见的时候,你还去挽留她,是没多少意义的。

磁带店的赚头不是很大,加上这条街上又新开了几家,生意就更不好做。李飞狗有几个战友有些门路,常给他弄一些“水货”过来,这些磁带大都是英文的,比较对学生的胃口。李飞狗也进一些当地“出产”的磁带,据说是电影厂几个搞录音的在这一片租了房子,专门录制磁带,进价也比较便宜,他试着听了几盘,效果还不错,足够以假乱真,以后他基本上都是从那里进货。

曹丽对他磁带店以外的生活从来不问,他也不讲。有时,他真想给她说说他的生活,但他从来没有这么做过,他怕曹丽不理解他的生活,反而将此想歪了,以为他有什么企图。他想,她年纪轻轻,没有什么经历,也就谈不上有什么感受,说那么多话,何必呢?

李飞狗一个人的时候,他便走上去郊区的公路,漫无目的地往前走,他一边走一边哼着当兵时唱的那些硬硬的歌给自己鼓劲,这种时候,他才会有一丝淡淡的哀怨,才会思考一下自己的命运。他走啊走,路上的汽车扬起的灰尘盖住了他也不气恼,他真正感到他是一个一无所有的人了,他没有钱、没有房子、没有女人,也没有工作,他只是一个光荣的退伍兵,是一个身强力壮的青年。已经看不见城市的灯火,他又转身往回来,他想现在就回去,去曹丽的宿舍将她喊出来带回他租的房子去,她或许也等着这一刻呢!他拿不准,对于女人和她们的一切,他太缺乏经验。又看见城市的灯火,他忽然心里有些憎恨,有些厌恶,他索性向他家过去的村子走去,那里现在已建成一个高科技开发区,成了一座新城,高楼林立,马路宽而平坦,他记忆中熟悉的菜地、麦田、下了雨便泥泞不堪的乡村小路再也没有了。离开了熟悉的生活和赖以生存的土地,由一个乡下人变成了游手好闲的城市人,他还转变不了这个角色,学不会城里人的生活。

他的呼机响了,他回过去,是曹丽。他有些感动。曹丽说:你在哪里呢,我今天心情不好,你请我去喝酒吧。

他拦了辆的士,心里空空的。他给自己鼓动,将她拦腰一抱,她就驯服了,但她得给他机会,他是一个男人,不能在女人没有给你这个信号之前动手,这是个游戏规则,不能破坏。

到了他的店前,曹丽正焦急地在那儿走来走去,她急什么呢?她平日可是个特别能沉得住气的姑娘啊,他心乱了。

曹丽带着他到了一个酒吧,她轻车熟路的样子看起来是个常客,服务员也爽朗地和她打招呼,这倒是李飞狗没有想到的。

啤酒上来了,曹丽端起杯主动和他碰了一下,说声:干!他有些犹豫,曹丽却一口气喝了那杯酒,笑眯眯地望着他。

他说:曹丽,是不是有人欺负你啦?你告诉我,揍那王八蛋!

曹丽说:谁会欺负我啊。只是心里不太舒服,喝酒吧,没别的事。

两个人便默默地喝酒。

你行吗?可别喝醉了,我可背不动你。

曹丽说:不瞒你李老板,我上次和朋友喝,几种酒混在一起都没醉。

李飞狗便不再说话。

他们就这样,像两个将要分离的人似地喝酒,没什么话,似乎经过了一场疲惫而消耗太多的较量,都怕再触及什么,这样的沉默对李飞狗来说太寂静了,和他的生活距离太大,曹丽忘了这一点,她只是加深了她在李飞狗心里原本对她就有的自私、孤傲、处处想占上风、其实心里和他一般空虚的看法,但李飞狗从来都没有在曹丽面前谈过他的印象,永远都不会,他不会对一个女人去品头论足。

曹丽喝得差不多了,她说:买单走人吧。李飞狗便像一个听话的孩子,照她的话去做了。出了酒吧天已经很晚,街上都没什么行人了,李飞狗蔫蔫地走在曹丽边上,为了掩饰他的慌乱,他点上了烟。

曹丽说:宿舍现在关门了,我回不去了,到你那去住,但有一点我要先声明:你得打地铺,不要有什么想法。

李飞狗说:好吧,我睡沙发就是了。

两个人又没了话说,但各自都怀揣着无穷的心事,都是一副你不说我也不问的样子,李飞狗对这种不明不白的关系心里已生了厌倦,到了这种地步,他退又不是进也不是,只能顺其自然。

到了李飞狗的房子,曹丽将毛巾被扔到沙发上去,她自己脱了鞋子便躺到了床上,她只是轻轻地说:我先睡了,有什么话,明天再说吧。

李飞狗睡不着,关了灯,他坐在沙发上想来想去,一点睡意都没有,他想上床去躺在曹丽身边,拦腰抱住她,他想得发疯,他轻轻地叫了声:曹丽,没有应声,他又叫了一声,还是没有动静,他站起来在房子里来回走了几圈,他一遍又一遍地给自己鼓动:上床去吧,上床去抱住她,她就温顺了!他来回走了几圈,还是回到沙发上,坐了下来,坐了一夜。

曹丽睡得可真死啊。

从那以后,曹丽再也没去过李飞狗的磁带店。有时,她从门前过,也只是冲李飞狗笑笑,就匆匆地走开了。

快放假时,曹丽来向他告别,说是要去南方看他的男朋友,李飞狗心里酸酸的,也不知说些什么才好。末了,曹丽说:那次真对不起你,我和我朋友通电话,通着通着就吵了起来,两人都说了些过头的话,害你一晚上没睡好。

李飞狗笑了笑,就这样和曹丽告了别。他看着曹丽喜气洋洋地夹在一群学生中间挤上了公共汽车,她拎着一个牛仔包,的确像要出门远行的样子,他想:这一切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学校放假了,李飞狗一天里只是下午开门,生意还是很淡,他索性关了门,在租来的房子里睡觉。接了这间磁带店,他还是赚了点钱,除了一部好看的手机,他口袋里没落下什么钱,都进了饭店老板和歌厅小姐的腰包。一个叫阿月的小姐还真的为他动了感情,这让他骑虎难下,阿月记忆真好,跟他去了一次他的出租屋,却记下了路,常常来找他,他有次忍不住问阿月,你喜欢我什么呢?阿月说:你一个大男人,整天乐呵呵的,我就喜欢你这傻样。他也乐了,他的伙伴们却赶走了阿月,他也不好说什么。

在出租屋里睡了几天,没瞌睡了。他的哥们这阵子都为生计所迫,下岗的下岗,不下岗的一月才只开几个钱,再也没了玩的兴致,扔下了他一个人。他忽然想回家,就拦了辆的士,回去了。

小区里还是那么热闹,该搬的人家全搬来了,看起来有了很多的新面孔。游手好闲的人也骤然间多了起来,路口蹲的、商店里张望的,二三两两认识和不认识的人,都是一种神色,每幢楼下都支起了牌桌,一路过去,全是麻将声。

李飞狗走到楼下时,却停住了脚,就这么回去,该向父母说些什么呢?免不了还要听他们一阵的唠叨,问他对象有没有着落、近来的生意怎样,他真的害怕父母这样问他,他不敢看他们那失望的眼神,真是不敢。

李飞狗又走到了他家以前住的地方,他在一个面馆里坐了下来,面条还是麦子做的,只是再也吃不出一个播种者的喜悦。

<< 我能否相信自己 / 倾听一种声音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sxzhaomingke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