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大学南路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大学南路

  散文
  赵命可
  
  每个人的心底都会保留一份青春时代的印记,那是我们生命中最为真实、并充满了梦想的美好时节。当我们今天回首那段时光时,心中或许会涌上无尽的喜怒哀乐,但青春时代对我们每个人只有一次,它也因此而弥足珍贵。
  在古城西安星罗棋布的大街小巷中,大学南路是寂寞而丑陋的。说它寂寞,无疑是说它从名气、年代、甚至于在西安浩如烟海的历史典故中,很难发现它的名字,我没有考证过它的由来,它的出现,大概也就和西北大学有关,它也是西北大学南门外的一条小马路;说它丑陋,那是因为它的确是一条长不过百余米、破败不整,常年被路边饮食店的污水和垃圾侵害,也着实破败的可以。每逢下雨,年久失修的下水道就会堵塞,宽也不过三米的马路,到处是积水,人流、自行车流、加上不识趣硬挤进来的汽车,构成的完全的是一幅灾难现场的景象。
  就是这样一条破败、丑陋的小街,却在我的心头占据着极为重要的一角,它给了我寂聊的大学时光无尽的乐趣。
  整个大学时期,我一日三餐中,至少有两次是在大学南路吃的,除了早餐懒得跑出去就在学校的调剂食堂解决外,我更喜欢去大学南路吃饭,学生食堂一来人山人海,二来吃的米饭、面条都是重年的旧米、旧面,也就是所谓的战备粮,实在难以下咽,虽说学生食堂的菜要便宜些,荤、素全是五毛钱一份,但是,几千、上万人的大食堂,你可以想象它会是什么样的味道。而在大学南路,花三毛钱吃一大碗油泼棍棍面就能吃饱,若是还欠一点,再花两毛钱加一小碗,就能吃的舒舒服服。即便炒菜,各种各样的小炒也是便宜而美味,我们几个要好的同学,几乎整天在大学南路吃饭,久了,这里就成了我们的食堂。在大学南路行走的人,几乎清一色的学生,在它西头分岔的两边,分别是西北大学和西北工业大学,大学南路就贴在西北大学的后背上,在街上行走的学生,尤以西北大学的多,而西北工业大学的学生要到外边吃饭,也就大学南路一个好去处,它的西边是高新区,北边是一大片隐没在都市里的村庄,而南边是老机场的家属区,他们要上南边去吃饭,只有走到边家村大什字那里去,而那里有的却是各色不大适宜学生消费能力的大众小饭馆。
  走在大学南路,一路过去,眼里是清一色的眼镜,不管你是讲的秦腔、河南梆子、吴侬软语,在小店里坐下,有时候因人多位少,一桌子坐了几拨的客人,大家各自点菜,吃饭,互不干扰,一团和气,很少有人会因为和陌生人同桌吃饭而起身离去的。
  在大学南路,我先后吃过长安面馆、胖嫂刀削面、汉中米皮等等不尽其数的小馆子,但最让我记忆犹新的还是早早就离开的上海人开的小炒店,他炒的不是完全的上海菜,以川菜居多,他的小炒味正、量足、店里店外干净整洁,不像别的小店常年都是小饭馆应有的油腻不堪。他的小店只开了小一年就换人了,具体是什么原因,谁也不知道。后来,好像是一家四川人接手了他的小店,不出三天,店里店外就再也寻不出上海人的影子了。
  我们对一个地方的怀念,是因为它残留了我们的青春印记,要不,再美再阔绰的地方,我们也只是惊叹一声,再也懒得理会,不会在心底留存半点记忆的碎片。而见证和书写了我们成长轨迹的地方,即便它是寂聊和丑陋的,它也会永久的停留在我们的记忆深处,陪伴我们老去。
  离开古城西安、不去大学南路已是多年,前年回家,偶尔路过边家村,我特意让朋友的车走了次大学南路,现在的大学南路已经拓宽,两边的店铺早已拆迁,曾经陪伴了我们大学时代的小饭馆也都迁往学校的北门外去了,我们再也不会去那里吃饭,那是又一个时代的开始,对我们来说,大学南路才是我们的,是我们的时代,它已和我们一同老去。
<< 给女儿起名 / 对弈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sxzhaomingke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